首页 > 宠物> 点球大战算不算比分,和老外合作小组作业是怎样体验?戏精起来连《绯闻女孩》都要认输
点球大战算不算比分,和老外合作小组作业是怎样体验?戏精起来连《绯闻女孩》都要认输 2020-01-10 15:21:18   阅读3551

点球大战算不算比分,和老外合作小组作业是怎样体验?戏精起来连《绯闻女孩》都要认输

点球大战算不算比分,国外的小组合作

戏精起来连《绯闻女孩》都要认输

—王治一—

在加拿大上学很不同的一点,就是有超多的小组作业。旨在培养学生们团队合作的精神,与人沟通的能力。

特别是越高年级,班级人数越少,小组作业越多。老师分组或自由结组,周末泡在图书馆开会,组队写报告组队作演讲。

一个好的团队是大家团结一致打怪升级,哦不,是用技术知识征服教授;运气不好则出现形形色色戏剧效果,戏精起来堪比经典美剧绯闻女孩。

以下皆为道听途说,如有雷同,天下大同。

你去哪里我去哪里

中国人喜欢扎堆。

不止中国人,总是背着电脑包的印度人也喜欢扎堆,十月份就穿起加拿大鹅的中东小哥们也喜欢扎堆。

我们学校二楼被戏称为印度电脑实验室,三楼外号沙特阿拉伯机场,足以证明各个少数族裔的留学生有多热爱团结。

不太清楚印度和中东的情况,但中国学生中有类人就是,你去哪里我去哪里,你上什么课我跟着报。你就是他的大腿,他的兄弟姐妹,他不愿放弃的战友。

传说中这类人有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。每次他借到作业,就会复制粘贴改改句子,再发给三四个人。这三四个人稍稍修改,又再各自发给熟人。一来二去竟也有了十几份原料相同,版本不同的作业。

虽然被老师或助教发现,就要去校长办公室喝茶。

我有病

不止中国学生,老外们也擅长使用“体谅一下”这个句式。

比如我朋友a的小组成员,在dea dline前一晚检查ppt,每页都截取一小段google一下看有没有雷同数据,居然发现有一整页的内容都是抄袭。

抄袭在发达国家是一件很严重的事。学术方面不诚信暗指人品有待考察。类似于小时偷针长大偷金。详细反例可以google某拿妻子论文毕业后劈腿首席分析师的成功人士。抄袭轻则作业零分,重则挂科甚至退学。既然大家一个小组,荣辱与共,是件很严肃的事情。

于是小组成员气急败坏地找到负责那份内容的大哥。大哥说,“我还要上班。”

原来是工作族,又找上司请假来上课。此类情况越来越普及,不少成人就业后意识到提升知识水平可以提高工资,纷纷再来大学进修。不少学校也提供网课,方便通勤族兼顾工作和课业。

大哥下一句话,“我还有两个孩子,我还要给他们换尿布。”也许觉得换尿布还不够辛苦,大哥说,“我还有病,感冒,思路不清晰。”

我的朋友b也遭遇相同情况。先是写论文,组里一个女生说“我语言组织能力不太好”,于是大家修改了她的部分。再是做ppt,女生说“我不太擅长用电脑做的不好看”,于是大家把她的部分设计好了。最后是上台演讲,女生说“我有被医生诊断说右脑不稳定不适合上台演讲”。

所以你医师没有说你不适合上学吗?

临时掉链子

演讲前夕,大家都会提前排练,以确保时间把握的刚刚好。不少老师在听演讲时是看手表卡时间的。

上台后,轮到某人讲话。可能是老师严肃的眼神让他太紧张,可能是前排小姐姐太美抢夺了他的目光,可能是后排小哥哥发型太飘逸吸引住了他,总之,这个人,你的组员,他停住了。也可能是单纯忘词了。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如果说一秒钟的沉默是一位天使挥了一下翅膀,那可能天堂里的天使在不停挥翅膀当做锻炼身体的远动吧。

其实其他组员这时候很想高歌一曲,或者表演个杂技,转移下观众们的注意力。

还有个情况,就是这个组员没有停顿,但是他结巴了,一直重复“well”或者“hmmm”。

再者是不停地说,说到时间只剩五分钟,可后面的人还有十分钟的内容没有讲。说的人注意不到组员射过去的眼神,特别不自然的咳嗽。他只是沉浸在他自己世界里。

直到组员忍无可忍把ppt切到下一页,后面的组员立即接上,语速像机关枪扫射。就像ktv里切歌一样迅速。

我来做

喊着“我来做”的组员是很受欢迎的,直到交作业前一晚大家核对质量,发现完全读不懂该组员写的啥。

注定是一个不眠夜。一边喝咖啡一边把几千字的部分推掉重写,安慰自己能者多劳。

还有情况是分配完工作,该组员就人间消失了。上课见不到,电话没人接,群聊消息永远显示冷冰冰的“未读”。

等到花都谢了终于等来该组员的消息,结果打开手机一看,人家说“不会写呀求救”。

可是大哥我们离deadline只剩半小时了?你这个sos是不是发的稍稍晚了点?就好像房子都烧没了你才打给911?

peer evaluation见

所有恩恩怨怨都会在peer evaluation settle. peer eval

顾名思义,就是小组成员内部评分表,事后会上交老师,作为各个组员成绩的一小部分。

当然也有人等不及快结课时填写peer evaluation,

早早就把联系不上或者拖后腿的组员报给老师。一般老师会私下找该学生谈话。

小组活动并非总是如此恐怖。我曾碰巧听到几个当地人和一名国际学生说,“我们不想让你去做你做不到的部分(we don't want you to take a part that you cannot do)”。当然这种特殊待遇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

总之,选队要谨慎,祝大家组队打怪顺利,升级愉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