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情感> 故事:丈夫总是外出,偷偷跟踪我发现他去一墓地,墓碑上写我名字
故事:丈夫总是外出,偷偷跟踪我发现他去一墓地,墓碑上写我名字 2019-10-17 08:57:45   阅读1613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:戈文

作为西部一个小国的公主,我从小就知道我的婚姻必然是利益的交换。虽然我不想快乐,但我也想尊重别人。

春天过后,我哥哥带着长安城的贡品回到了城里,带回了汉代婚姻的含义。每隔几年,总会有汉族妇女嫁给西部地区,而西部地区的妇女必须嫁给汉族,以维护两国的利益。

这件事并不出人意料。在我哥哥的外交使团之前,他带来了皇室所有要结婚的女人的肖像。这次他一定带着这个意图回来了。

然而,令我惊讶的是,我是唯一被选中的人,另一个是平川,一个非常高级的国王。我父亲对此非常高兴,甚至主动告诉我平川的事迹。

我知道我父亲害怕我心里不想。他总是想找些好东西对我说,让我开心。至少我想嫁的人在每个人眼里都是英雄。

听了这话,我的心平静了。我可能对战场上的这些人不感兴趣,但现在我不得不接受我的命运:“父亲,我要结婚了。”

我知道即使我不同意我必须结婚,在这个狼多肉少的西部地区,这些小国必须依靠强大的国家来避免被周围的国家侵略或吞噬。这只是一个没有报酬的行业。

晚上,我哥哥给我看了平川国王的画像,对我说:“我哥哥认为这个人是个情人。”

我笑了,“我哥哥只在遇到别人时才知道他是个爱人?”

“嘿,嘿,你不明白,是吗?男人总是精确地看着男人。”

这幅画静静地放在桌子上。我只看了一次,但没有再看一次。从这幅画来看,这个人的确很英俊,但是谁知道画家是否故意美化了它,不算,不算。

婚礼原定于秋季举行,但消息几天前又传了回来,并被推迟到春天结束。信使说,“平川国王说他想早点见到公主。这是春天的开始。秋天太遥远了。”

当时,所有在场的人听后都笑了。后来,我哥哥也对我说,“这个平凡的国王太不耐烦了。他太匆忙了,不让我们准备。”

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说:“那天在法庭上,平川王一直在看你的画像。本来我想回来,但他直接拿走了。我觉得我的小妹妹太漂亮了,想早点结婚!”

我脸红了:“我哥哥在说什么?”

"妹妹不必害羞,反正她迟早要结婚,所以早点走吧。"

快到春天的时候,长安的婚礼队伍已经在皇城等了半个月,没有耽搁。父亲必须为我准备嫁妆,如果他不放弃,让我哥哥带我出城。

“走,走。”

走出望城,我掀开窗帘,回头看。我一眼就看见我父亲站在墙上。不知何故,眼泪掉了下来。

当车队停下来时,我哥哥凑过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我下了马车,向父亲磕头三次。我大声喊道,“我女儿离山很远。我希望我的父母在家照顾好自己,一切都好。我女儿是来和你道别的。”

墙上的父亲挥挥手,背对着我。我哥哥把我从地上扶起来:“我们走。”

我在车里,看着我成长的城市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在我眼里变得有点模糊。

我们都知道在这次告别后,再见是一种奢望。

本来我哥哥打算送我们离开沙漠回到望城,但他一送我们回去,就已经到了玉门关。

进入城市后,有一个更隆重的游行队伍在那里等候,一路敲敲打打,吸引所有的人观看。

路上的一些人说:“平川国王娶妻太隆重了。我听说几天前长安城更加豪华了。从城门到宫殿,铺着金毯。整个长安城都挂满了红灯笼,夜晚灯火通明。非常喜庆。”

我不知道当我听到每一个字时我是什么感觉。我只是认为至少那个人应该对我的到来感到高兴。

长安城已经是黄昏了。马车停下了。外面有Aśvaghoṣa的声音。然后是我哥哥和别人说话的声音。最后,有人登上了马车。

马车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陌生人的脸出现在我眼前。

春天初,我哥哥从长安带回了一幅画像。他说那个男人是我未来的丈夫,英俊英俊。那时候,我只觉得我哥哥夸大了,这幅画像有点美化了我,但现在看来这幅画像不如这幅好。

那时,我的呼吸慢了下来,我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,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向他致敬,因为我想动一动。

那人弯下腰进了马车,车里的烛光照亮了他的侧脸,他的手只是顺其自然地放在我的手上。

他说,“你认得我吗?”

我垂下眼睛,看着他放在我手上的手:“是的。”

“柳岩,我的名字,我们将来会是一家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短暂的沉默后,他补充道:“沈三。”

我抬头看着他,不明白他在给谁打电话。我以为他不知道我的名字。考虑过后,我觉得他不应该。我用眼睛问他。

他说,“在那之后,你的名字将是沈三。这是你来长安时我给你的第一份礼物。"

我还没来得及问这是什么意思,柳岩就拉着我的手,拉开了马车的窗帘。

我一下公共汽车,一个女仆就把斗篷递给了我。柳岩接过来给我戴上,把我拉到阳台上。

当我到达山顶时,我感到震惊。我以前听说过长安城的繁荣,但我第一次看到长安城时从未想到会是这样。环顾四周,整个长安城似乎都覆盖着一层红色的薄纱,灯笼里跳跃的火焰似乎在一起跳舞。

柳岩的嘴仍然在微笑,但他没有看我,而是远远地,或者在我不知道的地方,说,“这是我给你的第二份礼物。”

我不知道其他人对爱情的理解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否真的在我面前对待我,但我只觉得我在这个晚上,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,都沉溺其中。

婚礼当天,女仆端着河津酒走了下来。一条红线放在瓢的两半上。柳岩递给我一半,自己拿了另一半。

房间里有微弱的烛光。覆盖房间的风扇被放在一边。上面的照片是和我一起飞的,提到了“满月和美丽的花朵”这个词。

柳岩端着河津酒没有任何动作,他的目光落在圆扇子上。

他突然问我,“你在西域有一颗取悦的心吗?”

我目瞪口呆。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样一个问题,但我还是回答说:“不。”

柳岩的眼睛终于离开了圆形风扇。他看着我说,“我们是喝了河津酒后的夫妻。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?”

烛光在柳岩的眼中跳动,让我的心颤抖。

我说,“我希望你不要活在这种生活中。”

“好吧,但是还有什么?”

“如果可能的话,我想要一个人一辈子,一个人两个人。”

柳岩笑了。他没有回答。他只是看着我笑了笑。然后我微微举起手,在对方的注视下喝了酒。

真的很苦。

婚后柳岩对我非常好。他带我去他喜欢的任何地方,每当他遇到他认识的人,他都会热情地介绍我。

他说,“这是我的妻子,沈三。”

因为我不熟悉长安,所以我在政府呆了更多的日子。

柳岩一直很忙。作为一名将军,他不常呆在长安,但无论他回来多晚,他都不会呆在外面。他必须回家。

因为我提前收到了信使的消息,柳岩今天会回来,我会在家等。

然而,我在路上去了宫殿,因为我突然有了别的事情。柳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睡着的,但是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睡觉的时候摩擦我的脸,伸出我的手把它刷掉,然后再把它盖住。

我有点心烦意乱,想伸手把它刷掉,但我被人抱着,掉进了温暖的怀抱。

我尖叫着睁开眼睛。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到柳岩轻声问我,“你为什么不先休息一下?”

我挣扎着移动:“我会等你回来。”

柳岩微笑着用低低的身体抱起我:“我一直想你,不是吗?”

我什么也没说,只是依偎在他怀里笑了笑。他答应了。

柳岩回来后有几天空闲时间。他平时不出去的时候喜欢呆在书房里。

奇怪的是,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去柳岩的书房。当我进去的时候,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。他全神贯注,甚至没听见我敲门。

他背对着我。我走过去,看见桌子上有两张照片。一个是我,另一个似乎是我,但它不像我。

我问,“是我吗?”

柳岩就像掉进了什么东西里。他根本没找到我。当他听到我的声音时,他惊醒了。他看起来有点慌乱。他打算收集那幅看起来是我的但不是我的画。

我先拿着它,仔细看了看:“这不是我。我不记得穿过这样的衣服。”

尽管画像上的女人看起来像是来自西部地区的女人,但她可以穿着中国服装,甚至她的妆容也是韩式的,眉毛低垂,嘴唇之间有点红。我从来没有穿成这样。

我放下我的画,又拿了一幅:“这是我。”

这幅画是我父亲在我哥哥去长安之前画的,他专门在王城找到了最好的画家,因为现在是冬天,我头上还有狐狸毛。

再次见到柳岩,他不仅惊慌失措。

“是你。我画了你。”

我有点惊讶:“是你画的吗?那你为什么这样画我?我觉得我的妆容不应该好看。”

柳岩说,把两张照片都放好,一张放在盒子里,另一张直接放在桌子上。

“你看起来什么都很好。”

我嘲笑他:“你真的不会这么说。”

柳岩笑了:“如果你喜欢,你可以在未来每天都谈论它。”

一天,柳岩说他手里拿着一幅肖像出去了。

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如果他很快,比如说一两天,如果他很慢,比如说四五天。

他离开时,把我抱在怀里,在我耳边轻声耳语。最后,我催促他快点走,他就离开了。

柳岩刚刚骑马走了,我让我的女仆牵着马跟着我。

我知道虽然那个女人和我很相似,但不是我。这个女人脸上有迷人的表情。我不能展示它。柳岩带着一张照片出去了,直觉告诉我会有真相。

我跟着柳岩出城,因为害怕被发现,我跟不上他。柳岩在城外的一个院子外面停下来。

我在树林里蹲了一会儿,确认柳岩没有找到我,这才蹑手蹑脚地过去。

虽然院子不大,但很别致。我可以看出我工作很努力。开门前,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院子里长满了花和植物。甚至房子里都摆满了看起来非常珍贵的花盆。如果不是现在秋天,我会以为现在是仲夏。

医院的走廊里满是这个女人的肖像,包括洋装、中式服装、悲伤服装、快乐服装和各种各样的服装。

那个人,果然不是我。

刮风了,画发出嘎嘎声。我正要走进去,这时我抬起头,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跳,摔倒在地上。

我想没人能想象这个院子里会有一块墓碑。墓碑非常豪华,当它还是空的时候,里面装满了泥土。那只是一个人的地方。

墓碑上的字让我感觉全身的毛发瞬间都竖起来了,沈世桑。(作品名称:向西看长安,不看家),作者:戈文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